皌莘

尘缘错


    十四年前,一场大火席卷了沈宅,浓烟吞噬了满地的血色,带走了近百条人命,不给人一丝喘息的机会。

     自此,名门沈家不复存在。

     人人皆道沈家在这场大火中无人生还。却不知沈宅后面的幽晦小巷里,满身血迹的孩子躲在破烂的木板后咬牙咽下了所有血泪。

     他目睹父亲的“好友”带人闯入沈宅,杀了他的亲人,抢了他家财物,一把火毁尸灭迹。若不是…若不是他被母亲护在身下,趁火势未大从后院的隐秘小门逃出来,是不是那人就要心安理得的过一辈子了,怎么可以!

      只是,从今以后,他就是孤身一人了。眼眶干涩,明明想哭,他却流不出眼泪了。他多想随着他们一同去了,世间阴暗污浊至此,留他一人苦苦挣扎,但他不能,大仇未报,他不能。

     沈巍,你只剩这条命了,这是你的唯一了…他只能这样告诉自己。

     为了报仇,为了让那人付出代价,沈巍不得不乔装打扮,改名赵嵬混进赵家铺子做小工,管事的见他伶俐留下来了,他就这么干了一年多,寻了机会“偶遇”了赵小少爷--赵云澜,想法子哄了那人高兴,被带去做了个伴读。

     沈巍本就聪慧,学东西也快,比赵云澜强了不少。要说这位小少爷,其实脑子好使的很,只是性情顽劣了些,不肯静下心坐在那里学习,挨了赵心慈不知多少顿打,照样不听管教,但偏偏听沈巍的话。

     因着这些,赵心慈思前想后收了沈巍做义子,出乎沈巍意料。但怎么说也是方便了他的计划的,认贼作父又如何,只要能报仇,他忍。

     至于……赵云澜,他又有什么错呢,那孩子很好,一直都很好……好到让人舍不得。

     只是终究要殊途了,原来,他还是孤身一人。

     十几年就这么过去了,看似平静的背后从来都是翻涌的波浪……

     赵心慈还是按照沈巍的计划,死了。事出突然,葬礼办的匆忙,赵云澜这几日本就伤心,虽然一直和老头子关系不怎么样,那也是他父亲。再加上突然的忙碌,脸色苍白,整日盯着他爹的牌位,不知道在想什么。沈巍就从旁照料着。

     日子本该这样过去,然而总有不长眼的豺狼想趁乱从赵家撕块肉下来,竟然起了杀赵云澜上位的念头,在葬礼上动手。

     只是,他们没能料到看起来温润儒雅,一身书卷气的沈巍反倒是个狠角色,拿着一把刀,直接让多事的人再没呼吸的机会,要是有伤了赵云澜的,更是惨不忍睹。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赵家上下都老实得很,赵云澜也在沈巍的扶持下坐稳了家主的位子,有心调查他爹的事。

     这一查,就查出了管家老吴,又扯出来几个叔伯……但赵云澜总觉得哪里不对,他倒是有些怀疑,只是他不敢去查……他怕,怕一旦证实,他该怎么办?那人……是他的小嵬啊。

     于是,从他有了这个怀疑,就一直躲着沈巍。以至于沈巍每次要跟他摊牌,都被找借口避开了。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赵云澜终究要面对。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的坐着,把事摆在了明面上。

     “云澜,我们好好谈谈吧。”沈巍觉得自己的心高悬着,下一秒就要掉进地狱里……总是要说的。

     “小嵬,我只想听你说实话,你”颤抖的声音暴露了他内心的不安,哪怕他猜到了结果,也不想……不想从小嵬口中听到,但他又能如何。

     沈巍叹了口气,“好……我不叫赵嵬,我是沈巍,是十四年前本该死于沈家那场大火里的沈家孩子。
     人们都说沈家全死在那场火里,没人知道我活了下来,也不会有别人知道,沈家人……都死在了你父亲和他带的人手下。”

     “这……怎么会……”赵云澜有几分脱力,手指微颤着。

    “怎么不会呢,我当年目睹了一切。我活着,就是为了让他偿命。入你赵家,也是为了报仇。那年的偶遇,是我利用了你。但我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一切不都按照你的计划在进行吗,我爹死了,你大仇得报。”赵云澜大口喘气,为什么要是这样的局面呢。

    “我没想到,你会成为我唯一的光。”平静的声线,吐露的话语却轰炸着赵云澜的大脑“我以为,你是他的儿子,我会连带着恨你。可我做不到,你对这件事一无所知,你没做错什么。反而,给予我唯一的温暖。
     现在,你知道了真相。杀了我,你我就解脱了。”

     赵云澜不知道该怎么办,沈巍又做错了什么呢,但为了掩饰内心的波澜,他还是选择举起枪,给自己一点安全感。黑洞洞的枪口抵在沈巍的心口上。

     “你以为我不会杀你吗?!沈巍,你好狠,让我杀了你,那我呢,你有没有想过我。”赵云澜只觉大脑一片混乱,但……沈巍没有给他多想的机会。

     砰!

     一切都结束了,由沈巍亲手结束了。他怎么舍得让赵云澜为难呢,就让他来替赵云澜决定吧。这条命,他自己送走。可惜,不能再陪着他了。

     “小巍,不要!!”等赵云澜反应过来,是那抹触目惊心的红。“你凭什么就这样丢下我!”

     沈巍轻轻的摸着赵云澜的脸。赵云澜想过很多次沈巍的手抚上自己的脸,却不想在今天这种情况下。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沈巍的手无力的垂下,恍惚间听见一声微弱的……我爱你。可为什么不等他告诉沈巍,我也是。那双眸子中的万千星光就不肯在为他亮了呢。

      赵云澜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声音在唤他,他寻过去,只有一个背影。然后,就醒了。

     赵云澜现在只觉得头疼欲裂,好像忘了些什么。问了问守在床边的人,说是处理了个人,然后急火攻心晕过去了,昏迷了几天。他却什么也想不起来,再问把谁给处理了,就只得到支支吾吾的话,说是叫什么赵什么的,也没听清,难受的没再问下去。后来又听见说,一把火给烧了,骨灰洒在了那个池塘里,有点奇怪,但他也没细想。

     后来,他可以独当一面,撑起这个家了,虽然中间经历了不少坎坷。偶尔忙里偷闲,跑到后院池子边上喂喂鱼,看那一池的荷花开的极好。只是,奇怪?那池子是因为谁喜欢荷花,特意挖的来着,啧,又想不起来了。

     但他还是愿意看,看的时间长了,就觉得,那荷花像极了一个人,一样的淡雅。到底,是谁呢?

     又过了几年,他不断的被家中长辈催着找个人婚配,但就是没一个看得上的。只觉得自己心里已经有人了,再装不下别的了。无奈之下,几番纠缠,他过继了个堂兄的孩子,倒也还算欢喜。粉嫩嫩的一个小团子,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睫毛挠的人心里痒痒,真像…他……他,是谁?

     时间过的飞快,赵云澜觉得自己老了。家里上下交给那个孩子管,他乐得清闲,也放心。日日坐在后院池子边上,看那一池的荷花,开了,谢了。倒也没觉得无趣。
   
     有一天早起,突然就想把那个孩子叫来说点事。来了,出口就是“我走后,你就给我一把火烧了,把骨灰撒到院子里的池塘去吧。”

      说完,只觉得困,让那孩子继续忙活去,说想睡一会儿。

     赵云澜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声音唤他,他寻过去,是一个背影,模模糊糊。他追上去,就见那人转过身来。
     他突然想起来了,他忘的那个人,是沈巍啊。原来,他把他的小巍忘了这么久。他看见,沈巍向他伸手,他握住那只手。他听见,他的小巍说,云澜,我们回家。

     真好,我们回家。

___________分割线__________
bug很多,在学校写给自己看得,有很多问题,但是不想改了,就这么糙着发吧

【巍澜】【三行情书】前世今生

沈巍视角

1.曾觉你乃水中花,似梦一场
   即使你在眼前,也凭添虚无
   如今怀中是你,我方得几分心安

2.无论未来如何,这二两真心
  我接下了
  便不还了

3.万年来我心念你
  世世寻觅,只因心曲已乱
  不奢其他但求护你周全

4.一眼万年
  纵万劫不复
  吾心往矣

5.这世间天地日月亘古无言
  名山大川,世代绵延
  向尔之心,日夜流转

   @蘇遇

千指绕 (一)

     沈巍,黑道上沈家的大公子,在刀光剑影中长大,小小年纪就自带杀气,没有孩子愿意和他玩。孩子们一看见他都躲得远远的,毕竟没有人喜欢和一个随时随地都会被刺杀的人走的近了,谁会嫌自己命长呢。
      
     但是相反的,有人受到冷落,就有人格外的受欢迎。星督局局长赵心慈家的独子赵云澜就是那个众星捧月的,本身就有个是英雄的爸爸,性格又开朗,理所当然成了小伙伴里的头儿。

     命运,是一种奇妙的东西。没人预料到不知哪辈子的孽缘让两条本该平行的线纠缠在一起,不死不休。
     
     某天,命运悄无声息地开始运转。还是个熊孩子的小澜孩成功借着身高优势从仆人的看护下逃出来,溜到了街上,遇到了被人追杀受伤的沈巍。然后,赵家四处寻找小少爷的仆人就心惊的看见他家少爷拖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孩子回来了,还没等迎上去看看有没有出事,就被轰去喊医生,掬了一把心酸泪。

    幸好医生来的及时,处理得当,第二天,沈巍就悠悠的醒了。昨天沈巍脸上身上没一处干净的,什么也看不出来。如今擦拭干净再看,粉雕玉琢的,年纪虽小已属人间绝色,尤其是那双眸子,像小鹿的眼睛,湿漉漉的,眸里含着万千星光 ,一眼就勾走了赵云澜的心,只是彼时他们还小,不懂情爱,只觉心生欢喜。结果,一眼,就是一辈子。

     因着赵心慈的职位,长期不在家,仆人们也都由着自家少爷,留下了那不知名的孩子。他们倒也问过这小娃娃姓甚名谁,家在哪里。只是一个字都没得到,还以为这孩子可能失忆了。其实,不过是沈巍不想提起自己那个没有情感的家而已,更何况这次的杀手说不定还是他哪个叔伯派来的。

     不过,虽然沈巍依旧冷冰冰的,也多少因为赵云澜救过他,又或是缠了他几天的缘故,俩人也能玩到一起……好吧,其实就是沈巍干什么,赵云澜就干什么,要么就是沈巍被赵云澜强拉着,虽然沈巍在尚未痊愈的情况下也照样能甩开赵云澜的小肉手,但他并不讨厌这种感觉。嗯,不讨厌,甚至他好像喜欢赵云澜。

       日子趋于平静,但事情从不会这样简单,沈巍终究不能在赵云澜家过一辈子。两人欢乐的日子没几天就要结束,沈巍告诉赵云澜,他要回家了。赵云澜正玩的欢快,听完这句话,眼泪哗的就下来了。沈巍看着,心像被针扎了一下。但他实在不能继续留下了。他虽然还小,但也知道自己还背着沈家少爷的身份,也明白自己和赵云澜只能是殊途。他们的人生就像一个角,即使起点交集在一起,但只会越延伸,相距越远。以后不会再有一道光照亮他黑暗的人生了,沈巍想。

     他悄无声息的走了,甚至没有和赵云澜告别。回到沈家后,他发了狠的变强,也一直都在关注赵云澜。他知道在他不辞而别后赵云澜大病一场,也知道后来赵云澜依旧是那个孩子王。只是他一直想问却不能问的是,你还记得那个被你救回来的孩子吗?他们在一起玩闹时时,他不敢问。现在,他更没有立场,也没有机会了。

     时间就这样一晃而过。

     十几年来,沈巍了解一切和赵云澜有关的事,比如:喜欢的,讨厌的;生过多少次病,因为什么原因;还包括有多少情窦初开的姑娘给赵云澜递过情书,有哪家千金小姐芳心暗许……沈巍心里都有数,比了解自己还清楚赵云澜。但是,沈巍最清楚的是,赵云澜最近似乎看上了梨园里的一个名角,饰物,衣服,鲜花,不断的送过去,颇有不到手不罢休的意思。沈巍有些担忧。他怕,赵云澜是真喜欢上那个姑娘了,那他又该怎么办呢。
     沈巍一直都很明白,他喜欢赵云澜,不止喜欢,他爱赵云澜。

     起初,他以为自己只是惦记赵云澜的救命之恩;但后来,他发现他会因为赵云澜跟谁走的太近而生气。他恨不得把所有见过赵云澜好的人的眼睛都挖了。沈巍心思一向敏感,知道这不是什么兄弟情。

       自从沈巍明白以后,就一直藏在心里,那是他心底最柔软的一块干净地。但现在,沈巍忍不下去了。他利用沈家发展的产业给自己找了个商人身份,去了梨园,又借着听戏的名头千方百计的和赵云澜搭上话,混了个脸熟。

     说来可笑,他沈巍受家族培养,处理事务一向果断,杀起人来也毫不手软,如今却要如此憋屈的接近别人,传出去,都没人信。但这位在黑道上首屈一指的大人物,为了心尖上的人还就是这么干了,不可谓不痴心。

     可惜,另一位正主非但不知情,还在发愁怎么求那位名角教自己唱戏呢……

     没错,我们赵大少爷不知是脑子进水还是头被门夹了,在认识他的人包括沈巍都觉得他是在追人家的情况下,就是想学唱戏而已。当然,这个脑残想法在他被赵心慈给打了个半死后,夭折了。等沈巍搞清楚事情真相的时候,也无可避免的哭笑不得。

     沈巍很庆幸,赵云澜的心还没被谁得到过;但他也很无奈,他要不要告诉赵云澜他俩也算幼时竹马竹马过呢,只是,以赵云澜现在的智商,他怀疑赵云澜还记得有过他这个人吗?真是为难他了。

     赵少爷也是个放的开的,被他爹打的下不了床没多久,一好了,竟找沈巍约了一起看戏。赵云澜自己也有点想不明白,他“狐朋狗友”一大堆,干嘛非找这个刚认识的。许是因为沈巍长的太好看吧,不论男女,他还真没见过比沈巍更好看的了。